本站是富士康官方直招内部招聘、不属于中介人力公司机构;依托富士康以工招工等政策为广大求职者提供正规报名渠道。

富士康招聘网

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>富士康招聘

富士康招聘

以下内容来自网络采集,真实性请联系客服确认!


龙华富士康寒假工网络招聘_ 他否认富士康招工有奖励1080元,有人赚了百万


富士康4天前富士康招聘70来源:富士康招聘网

正文 | AI财经社曹以磊

微信号:18566676652
添加微信好友, 获取更多信息
复制微信号

编辑|严重的冬雪

富士康招聘网

“你见过‘二十三万’吗?” 张欣、施伟、李晓东每次见面都会问我,他们也在微信上问。作为被“二十三万”远远甩在后面的对手,他们实在是太好奇了。

一万人来到富士康深圳龙华总部。在2018年新榜发布会上,快手副总裁岳福涛分享了一组数据:快手有10000多名富士康员工,富士康建议用奖励招聘员工。一个人奖励1080元,有的人已经赚了100万。

10000人中,ID为“富士康电子厂@,000”的账号在热搜榜上排名第一,拥有23.5W粉丝。在简短的通话中,“23万”称自己叫张杰,湖南人,今年26岁,两年前注册了快手账号。

在龙华近20万员工中找一个“张杰”无疑是大海捞针,但在快手上,对这家工厂感兴趣的潜在新人只要搜索“富士康”就能第一时间找到他”。

“我是第一个在富士康玩快手的,很多人向我学习。” 他否认自己是百万富翁,只神秘地说:“招聘很深,潜规则和领导我都懂,搞好关系很重要。”

我几乎看到了“230,000”。离开深圳的前一天晚上,他把隔壁酒店的房间号发给了我。

01

短视频流水线

张欣淹没在深蓝色的人群中。晚上7点30分,深圳已经天黑了。那是高峰期。工厂工人涌入龙浦新村的黑暗中,挤在狭窄的道路上,等待一碗刚出锅的柳州米粉或猪脚饭。偶尔会有身穿玫红色制服的少女走过,这是难得的亮色。

他向我招了招手,还没打招呼,就开口问道:“你见过‘二十三万’吗?” 张欣个子不高,带有南方口音。他在快手搜索榜上排名第二,距离“23万”还差得很远。远处,粉丝差近17万。

张欣、李晓东和施伟是招聘组的同事和朋友。在互联网上,他们的新身份是“富士康面试官”、“富士康总部”和“富士康电子厂”账户的拥有者。三人拥有4万到10万的粉丝,这是他们和“23万”之间的差距。

这是唯一的区别。此外,他们和“23万”短视频似乎来自同一条流水线:厂门口的刷脸机、食堂的饭菜、随风而行的特效美工、车站的人流同屋拍摄的人终于配上了红底白字的片名,选择了一首都市苦情情歌作为背景音乐……除了“血汗工厂”和“十二连跳”的标签”,他们用自己的喜好,打开了世界最大代工厂的日常面貌。

热门视频评论区,集体回忆如潮水般涌来:“十年前,我也在龙华”、“我住在E1楼”、“富士康小姐路过”……

“富士康必须感谢我们白天为它工作,晚上为它提供客户服务。” 史维的调侃被一个电话打断,他清了清嗓子,正着脸,接了电话,“你去清湖地铁站,今晚找个酒店休息一下,明天早上过来面试。 " 最后不忘再次提醒面试地点和时间。

这是看他的视频联系工厂的年轻人。每天,石薇都要回复数百条这样的短信和电话。他每天早上6点起床,花半个小时挑选素材和剪辑,准备一天的“诱饵”。8点上班前20分钟、午饭后30分钟、下班后1小时是石薇的固定直播时间。大约同时,张欣和李晓东的直播间也将亮起绿灯。

每天有数百人发送诗薇的微信账号,但成功进厂的不到1%。有的人聊了一会儿就决定来上班,有的人聊了两三个月,时不时问个问题。石伟多次用“都是钱,都是钱”给自己洗脑,“不然会被逼疯的”。

“累了,太累了,我早上8点上班,加班到7点,继续工作。” 晚上九点之前,施薇红着眼睛打了个哈欠。一个电话让他振作起来,但他又想进厂,不敢怠慢。这是他的赚钱方式。

02

捷径

2018年8月,石伟换了个8,当时他刚刚开始招网工。一个月内,他介绍了数百人进厂,获得了两万多元的奖励。

石薇第一次感受到了“原来赚钱这么容易”的快感。守卫工资单的艰难日子终于结束了。那是用手指挖的日子:底薪2650元,月最高工作数已过。80小时后,拿到了6000到7000元,扣除了房租、水电费,然后给老家寄了一些钱。我一年可以节省2000到30000元。十年20万。

龙华富士康寒假工网络招聘

但现在,钱来得更快。

近年来,愿意进厂忍受流水线的工人越来越少。为了扩大招聘,富士康鼓励员工培养新员工,在其内部软件中也有内部晋升渠道。8月至11月,是富士康的用工旺季。每次推荐成功最高奖励2500元。担心就业的部门也会涨价。

“23万”曾在视频评论区称,他推荐1200名正式员工成功入厂。这句话是“23万”被认定为百万富翁的铁证:要平衡淡季和旺季的奖励金额,如果一个人奖励1000元,那么1200人就是120万元。

在富士康,张欣等人都是“老人”。进厂10年,虽然“百万”不再是厂外天下富豪的标准,但依然是守在流水线上的工人的梦想。为了多招一名工人,张欣在周末和暑假期间,在深圳附近的广州、惠州、东莞四处奔波。他在人才中介旁边摆了桌子,张贴了A4纸。运气好的话,一天能招十个左右,他也愿意。早点打车回家。

至于QQ空间和朋友圈,我试了很久。一年最多招几十人。如果想去百度贴吧招工,需要上传公司的营业执照。

短视频与这些不同。成为网红只是一种手段。真正的含义是,在流量大的互联网“大市场”中,招工门槛降低了。

一段“手撕生吃癞蛤蟆”的短视频,把石薇拉进了奇异的短视频世界。起初,他只是一个旁观者。随后,他将镜头对准了自己,流水线上的女孩,人山人海的工厂……“你在富士康吗?” “跳楼的那个人?” 这样的问题越来越密集,石薇开始有意识的做一个招聘账号。

为此,他上传了一张身份证照片,强调自己是富士康员工,而不是中间人。他睡眠严重不足,但他仍然保持每日更新,每天直播。看着自己的粉丝一个个涨到了5.2万,再算上月底的奖励,他想,经过12年的努力,人生的捷径终于在眼前铺开。

好时光只持续到九月。这是富士康阵容的就业高峰期。石伟那二十多位招聘同事的小团突然涌了进来,他紧张了,比赛就要来了。石薇在快手有了第一笔也是唯一一笔开销——买了30个快手币,为了去同行的直播间送礼,刷脸霸榜,让别人记住他的名字,抢生意。

这种把钱花在“外人”身上,同事自杀的行为很快就停止了。工人们商议不要这样抢生意。施维的30快币还没用完。在单纯的赚钱心态下,竞争变成了互助,老员工和新员工之间也形成了内部复制链。从快手招聘的新员工,眨眼间也注册了账号。

名声建立后,职业介绍所也纷纷加入。除了向工厂推荐正式工人外,他们还向该机构派遣了小时工,并分享了佣金。最高可以拿到5000元。事实上,在富士康的自省规定中,是不允许与中介结盟的。

“就像传销一样,”李晓东说。“羊毛是从羊身上出来的。” 为了安抚新的羔羊,他还将2000元返还给他们,让他们安心工作,这样他就可以得到全额奖励——招聘奖励分三期发放,推荐人只能获得如果新工厂工人停留 3 个月,则全额奖金。大多数时候,他们只能得到1/3的奖励。如果你不满意,你明天就会消失。” 在史伟看来,现在的年轻人已经受不了流水线工作了。

有人问:“有没有什么位置可以躺着玩手机发工资?” 其他人都找不到自己想要的职位,让史薇“找郭台铭问问”。石薇眼中的世界变了,回想起10年前,石薇难得的认真,“我们进厂的时候,工厂很少,找工作也不容易,工作也不容易。”过来。”

今天已经不是过去的样子了。如今,工厂里的年轻人越来越少。进进出出的还是1980年代出生的农民工一代。95后拒绝进厂。,“毕竟做网红,开直播,比打工赚钱。” 石伟解释说,今天不是进厂要交中介费的时代。没有找不到工作的工人,只有招不到人的工厂。

03

10岁的老工人

2007年,施伟被一辆大巴拉开进厂里,眼前是一条水泥路,比老家那条泥泞的山路要坚固得多。他从小就盼着自己快点长大赚钱,随心所欲地进了一家大厂。那一年,施伟不满17岁,上中学四个月就被告知毕业,被分配到工厂。

这是富士康针对青年学生的“实习”项目,让他们在流水线上与农民工并肩作战。仅 2010 年,富士康服务苹果事业群就从 200 多所学校招聘了 28044 名实习生,是 2007 年的 6 倍。2010 年夏天,富士康的实习生人数达到了 15 万人,占总数的 15%。中国工人。目前,富士康仍在招聘这种廉价的流动实习生。

那是10年前,招聘中心的孩子们整夜挤满了进场。2009年,富士康龙华总部容纳了40万多名童工。22岁的张欣带来了被子、干粮,以及向家人借来的1300元中介费。他挤了几万人去采访富士康的普工。从凌晨两三点到下午六点,轮到他了。.

“富士康一天招了5000人,护士抽血,胳膊抽筋,只好换人抽血。” 张欣回忆道。

彼时,从2008年金融危机中复苏的富士康,梦想成为全球最大的电子代工厂。2009年,《时代》杂志很少将中国工人列为年度人物,排名第二。廉价的中国劳动力已成为媒体的救星,将资本主义从危机中拯救出来。

十年前,是人在这里战斗。是 400,000 人日夜不停地在流水线上工作。是张欣、施伟和李晓东。2007年,当一辆公共汽车将史伟拉进龙华总部时,他没有回应。直到汽车停在工厂门前,一个年轻的农民工在城里的命运,才在此时此地展开。

螺丝工、材料工、全技工……张欣做过几十个岗位,对大部分流程都很熟悉。他曾经是惠普台式机生产线上的螺丝钉,这是富士康最著名的工作之一。一个笔记本光驱支架需要四个螺丝,一天生产2000个。车间窗户每一寸都被遮光窗帘遮住,荧光灯从早到晚亮着,不知道白天还是黑夜,只有每两个小时“叮叮叮”的铃声提醒身体是时候休息和搞砸(懒惰)的时间了。在大家眼里,只有生产。上午一千单位,下午一千单位。时光荏苒,8000颗螺丝落地,劳动节宣告结束。

龙华富士康寒假工网络招聘

张欣的最高纪录是打破16把螺丝刀,被线长“吊死”。“吊人”的意思是发誓。他们年轻的时候,听到很多骂,很少有人被骂走。

但年轻的好处之一就是不知疲倦。白天,我在机台前站了十多个小时。下班后,我可以洗个澡来提神。趁手上的泡面还没泡透,我就可以一边吸着滑一边去溜冰场了。门票三块钱,可以玩到半夜,和五颜六色的杀马特一起跳舞到凌晨。第二天早上六点,我还是起床去上班。

10年前这群年轻人的回归是:底薪900,无限加班,九、10点定时进餐,一个月休息一天,工资1000七、 8、最高有两千。

这样的生活在2010年戛然而止。那一年,无休止的加班戛然而止。直接原因是“十八连跳”。“喝水,吃饭,一听到就跳楼。” 张鑫端起奶茶,拍了拍桌子,“嘭,又死了。” 那些跳下来的人,带来了最直接的变化。工人基本工资从900元提高到2100元,严格执行国家劳动法,每天最多加班2小时。

只是加薪的速度永远赶不上物价的增长。10年前,石伟和四位同事挤在一套100元的两居室公寓里。分摊费用仅为每人20元。离厂区两公里的小单间,要1000多。

现在,石薇每月的零用钱是200元。我给了他两包中国烟,他留了一包,另一包换了几包10元。厂区食堂里,香烟一根一根地卖,整包槟榔也被一一分解。烟瘾上瘾的时候,石伟只允许自己买一根。他虽然知道买一根比较贵,但毕竟烟散的很快,买一包也抽不了几根。周围的人都习惯了被他闷死。

漆黑的夜色中,一个背负着腰包的人影,“呼呼”地咀嚼着槟榔。不到30岁的施伟,已经工作了12年。五个月后,张欣也将在富士康待上十年。施维吐出一口槟榔渣,“一个人能有多少个十年?”

与今天进厂的年轻人相比,三十多岁的张欣和施伟已经经历了中年危机。一个月六七千的死工资让他们焦急万分,急切地想要更多更快的钱。需要的安全性。

晚上,员工在厂区LED屏前“混”

04

不可阻挡且不可挽回

出国十几年,不可能回老家种地了,但一年能攒下2万元在深圳落户,也是奢望。这一代“世伟”陷入了城市化进程的夹缝之中。

2010年,18位新生,与挫折与绝望的无常命运,走向了极端的死亡之路。悲剧发生后,9位中国学者发表声明:当没有看到兼职工作导致城市生活的可能性时,兼职工作的意义就崩溃了,前进的路被挡住了,回来的路被关闭了。新生代农民工的身份出现严重的身份危机,带来了一系列心理和情感问题。

那个悲伤的春天已经过去快10年了,留不下、回不去的问题依然存在。

石薇也想过挣脱。富士康提供进修课程,施伟却申请工商管理,但他早就忘记了学习能力,缺乏动力。离开这家工厂后,富士康的教育就没意思了,他不想久留,张欣也是。

事实上,施维的头脑很活泼,认识了很多人很久了。他知道,他的等级被困在了学历上。经常有国外供应商来厂参观,石伟就是其中之一,旁边还有翻译。“这个多少钱。” 他羡慕那些会说英语的人,他几乎看不懂这26个字母。有些人也是中学生,但他们在工厂自学英语。他们已经成为石薇心中的传奇。“据说郭台铭见过人,他们不会走,年薪几百万。”

在今天的龙华总部,富士康一份工作不足以养家糊口。双重工作是年轻工人的常态。送外卖、当服务员、在肯德基打零工……比起10年前黑暗加班、永无休止的工作,随着生产线的停工,工人们最担心的不是订单压力,而是缺乏轮班。

有关系的人开始招工,有积蓄的人开店面,有的人卖手机。“23万”在朋友圈忙碌。他有两个微信账号,一个每天发手机订单,出口到西藏、新疆;又一次招聘,节前正式工招聘已经结束,20元/小时的临时工还在招聘中。

还有更多的人不知道。 “有一些想法的人是不会加入富士康的,即使加入也不会长久。只要学一点技术,早就换工作了。如果久留,他们将成为没有想法的人。”石伟说,时间长了,他们线长和组长也混进去了,混的时间也长。

他曾经寄希望于通过裁员致富。每到离职季到来,这种期待就愈发强烈。“我们都想被解雇,但我们不能要求。” 石伟心想,按N+1计算,以他的最低服务年限,也有近十万的赔偿金。如果只靠现在的工资薪水,一个月5000,只有10万元,近两年不吃不喝。

富士康官方否认了裁员 34 万人的传闻,但他们都知道,在苹果销量下滑后,IDPBG 事业群(产线)裁员 34 万到 4 万人。

令石伟失望的是,他并没有被列入今年的裁员名单。最近,他吃了好几顿饭,被解雇是一件值得庆祝的事情。幸运的人一定要带上三五个朋友请客富士康招聘网,来一条石锅鱼,来一瓶又好吃又便宜的牛栏山。在打工的日子里,他们一起吹牛打架,分手后分道扬镳,成为朋友圈里的朋友。

05

成长的秘诀是什么

龙华富士康寒假工网络招聘

网络招聘已成为当今“最快的赚钱方式”,但随着年底进入淡季,招聘奖励从每人2500元降至1800元,到了2018年的600元。春节快到了,过年才300元。石薇觉得,希望现在没了。

曾经,网络招聘给了他“再熬五年”的动力。他想,经过10年的努力,如果再活5年,他就能带着养老保险回到老家,每月2000元在老家。滋润也。富士康有很多人有这个想法。

1990年出生的曾震,走的是另一条富士康网红之路。在网上,她是“甄珍珍小姐”,留着齐腰的长发,穿旧鞋,穿一件时髦的大毛衣。她是大多数人心目中标准的网红长相。一年多前,曾震加入夏普品牌营销部,从福田区搬到了龙华总部。2016年,为了赢回苹果的心,富士康以35亿美元收购夏普,使其成为苹果供应链中更具吸引力的合作伙伴。

5年前从深圳大学毕业的深圳人曾震,没想到有一天会在工厂工作。她在工厂附近以每月3000元的价格租了一套一居室公寓,在当地算是顶级豪宅了。就在这样的一天后三个月,曾真患上了自闭症,去医院住进了精神科。以前,曾真进出福田区的公寓楼,三五个朋友随叫随到观澜富士康普工官方直招,日子是小礼服、香槟、通宵派对。

为了回到过去,曾震决定不管开车有多辛苦,都搬回城里。他每天六点从福田赶到工厂上班。

午餐时间,她寻找粉红色的角落和弯曲的钢管,它们将成为照片的背景板。“现在每个人都喜欢工业风格。” 修图10分钟后,照片上传至时尚品牌分享平台。成为服装卖家秀。2018年,在玩了半年的抖音之后,她的粉丝达到了20万以上。与富士康的一万个招聘账号相比,这个成绩已经很突出了。但曾真很清楚,如果半年之内没有达到一百万的追随者,他就很难再崛起了。

而且,曾真不想招工,她想做的是真正的网红品牌,带货的那种。

回厂路上,《甄珍珍小姐》抖音直播

“你采访过百万粉丝、千万粉丝的大V吗?你知道增加粉丝的秘诀吗?” 张鑫和施薇一样着急,但他也心知肚明,“小姑娘们一个个年轻漂亮,我们老腊肉玩不了。” 张欣的粉丝数长期卡在5万,前阵子拍了一段郭台铭在厂区走的短视频,标题是《郭总为什么要在美国建厂》,粉丝这个数字终于达到了70,000。

最近,他一直在关注一个名为“富士康小可爱”的ID,这是一个由观澜工厂女工经营的账号,三个月内就获得了近万粉丝。在张欣的观念里,创新就是改变标题字体。

史薇曾请两名女工协助拍摄两部短篇小说。故事还在模仿,但史维觉得太累了。找人、设计、拍摄、剪辑太费力了,最终播出量也不高。

李晓东手里拿着一堆在深圳车展上拍的模特。没人知道他在车展上蹲了多久。光是看着他一天发一个模特,他终于积累了10万粉丝。

10年前,女孩和性是寂寞工厂中少有的慰藉。那个时候,女孩和男孩的比例还是一比十。时至今日,工厂女工依然是网络招聘的最佳挂机。“富士康进得早,女朋友们,早点找吧” “不管你有多少钱,找女朋友最重要。”

事实上,富士康现在连一到十岁的女孩都没有。“生产线上没有女孩,都是有把手的。” 为了营造女孩多的假象,石薇将四五个工厂女孩剪成了同一个视频。. 下班后龙华富士康寒假工网络招聘,零星的穿着高跟鞋和连衣裙的时尚女工走过,身后跟着一大群身穿深蓝色制服的男人,“这就是富士康的真相。”

张鑫、石伟、李晓东的出现并非偶然,而是代工没落与网红经济崛起相结合的结果。他们陷入了他们想象中的悖论:为了吸引农民工进厂龙华富士康寒假工网络招聘_ 他否认富士康招工有奖励1080元,有人赚了百万,他们只拍了厂里干净、高薪、漂亮的一面;但是,只要他们在富士康呆了一天,抢眼的主题就不会成为他们创作的主流。

临近春节,石伟提前两天请假,回到四川巴中老家。傍晚,天色阴沉,他一边直播一边在山上生火。一条消息说“你绝对不是内部员工,而是中间人”,让他很生气。他用力把火猛地一关,白烟升起,他无言以对。耳膜,“我是富士康员工吧?我不是骗子吧?你也有需求吧?我能不能推荐个好部门……” 他一口气说了十几个“是”,然后是愤怒和焦虑。

天色渐暗,新买的球鞋踩着泥泞的山路,直奔山下。施维还拿着手机在直播。镜头扫过群山,画面剧烈晃动。拉屎”。

下山后,他也不急着回家,蹲在门口点了一根烟。他解释说,农村人不习惯直播,整天拿着手机会被当成傻子。一个清脆的童声打断了直播,叫他上楼吃饭,问他在做什么。他转过头,“我正在和一个远方的朋友通电话。”

石伟估计,网上招聘的富士康员工大概有两三千人。他显然低估了在线交流的力量。当我告诉他这个数字超过 10,000 人时,他叹了口气,“10,000 人,去你的。先生,”又重复了一遍。

万人之中,“23万人”永远是他们羡慕的“大神”。有人猜他是中间人,有人猜是内部员工,还有人猜是外部供应商,所以他们可以在微信销售中拿到大量的手机,甚至他的日程安排与8- to-8 富士康工厂工人。他问我有没有男朋友,让我发自拍。约会的时间总是拉,他说的最多的是“以后”。我曾经在 0:00 告诉我,我有空,想在酒店大堂见面。半小时后,我说来不及了,被朋友拉着喝了一杯。

我离开龙华工厂的前一天晚上,他给我发了他的酒店房间号,我提议去大堂见你,但他没有回,也没有再接电话。

只有微信账号继续展示富士康招神的传说。过去两周,《23万》的粉丝增加了2000人。节前的招聘已经结束,手机业务的快递也停止了。我发了一个朋友圈:一切尽在言中,祝老铁们2019年努力工作,逐渐变好。

(应受访者要求,张欣、施伟、李晓东均为化名)

本站是富士康官方直招内部招聘、不属于中介人力公司机构;依托富士康以工招工等政策为广大求职者提供正规报名渠道。

富士康招工不收取任何费用,谨防上当受骗


发表评论

评论列表(0人评论 , 70人围观)
☹还没有评论,来说两句吧...
复制成功

微信号: 18566676652
添加微信好友, 获取更多信息

我知道了
添加微信

微信号: 18566676652
添加微信好友, 获取更多信息

一键复制加过了
18566676652